“你偷走我了我心却又将他碾碎,从此我从未真心对人”

顾妄言。

More than and 200 years of love
#春待#
阿尔弗雷德一大早就站在了伊万家门前,背后抱着一捧鲜花儿脸上冻得有些微微发红
"见鬼!"阿尔弗抬起一只手来看了看手表...该死的,他来的太早了。以至于伊万在这个时候还在睡梦里没醒。他也不想踹门,因为阿尔弗清晰地记着上次打扰了伊万的清梦结果被弄的浑身是伤...。
没办法了只好走上去敲门
“蹬蹬蹬...蹬蹬蹬——”
没人开门。寒冷的风从一边儿吹过让阿尔弗不禁打了个寒颤。在她刚想要敲门的时候门“吱呀——”的一声开了,抬起头看到了一头刚睡醒没搭理的有些凌乱地奶白色头发,白皙的手困倦的揉了眼睛,只是一小会儿便冻得微红的鼻子,...

同居第二天
    umm...这已经是阿尔弗与万尼亚同居的第二天一夜了,不得不说在晚上的万尼亚还是很乖巧的早早就休息了,那副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贪睡的孩子。孩子——?万尼亚如果听到的话一定会把我狠狠的按在床上干到说不出话来,虽然知道这个惩罚但还是忍不住去想那副可爱的样子以致于没听见万尼亚的话,最后被一声巨大的声响拉回思绪。

“啊啊..怎么了吗?这么大的声响是在搬东西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眨眼看看人站起来作势要和他一起帮忙似的冲着人笑

“别转移话题琼斯,万尼亚刚刚可是在和你说话,你却在想别的事情吗?真是个坏家伙...。”看着人敲着桌子眼神有些冷的看着自己有些别...

……够了,我选择放弃,已经不想抱什么希望了,我还是我,从前的我。
                   ——执着如渊,是渐入死亡的沿线

#糖#

1.本田菊到最后都没有向从前的兄长道歉,因为他觉得这些事情已经不需要了,因为已经不能再回到从前了
2.湾湾依旧拒绝了哥哥让自己回家的请求,因为她觉得不能变强不能独立就不能保护自己
3.基尔在大家的面前消失了,他们总是笑着说那个家伙一定在路德家里藏着,柏林墙倒塌...一脸开心的路德看到的不是她的哥哥而是基尔死亡后遗留下来的铁十字,他哭了
4.罗维诺不再是南/意/大/利,因为他被自己的弟弟费里西安诺所打败,合并为一体「这样,你就只能属于我了」
5.阿尔一直对峙的家伙消失了,在圣诞节的晚上,当初没有说出口的喃喃爱语也随着那一天一并消失在夜空里
6.濠镜回来了,在漫长的外宿之后回到了自己一直生活的地方...

#轻微极东向#
#渣#
    或许在下只是被噩梦惊醒了…「男子穿这一身松垮的浴衣坐在自己的被褥里满头的汗水显示出了这人的状态,对,惊吓,明明在睡梦中的自己却被从前的噩梦惊吓的起身」

    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这个梦了……「伸手擦掉头上的汗水背后的冷汗暴露在空气中觉得像是结了冰,被风刮开的窗户吱呀吱呀的响」

    或者是因为太过于劳累了…「起身走向窗户伸手关住了发出奇怪声响的梦用衣袖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没了睡意只好坐在榻榻米上点燃烟杆吸了几口有意无意的敲了敲桌子」

   ...

‘在下从未当你是在下的兄长大人’
男子穿着白的军装,手中拿着沾着灼热的鲜血的军刀,她的眼神冷冷的,像一个机器人一般没有任何情感的看着跪在脚下流泪流血的人没有一丝笑容,她不想记起从前的一切,要完全的战胜它,这是无可奈何的,毕竟弱国无外交
‘菊,为什么要这样,明明刚刚一切都好好的’捂着受伤的后背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刚刚喊完自己nini的人,明明一刻前都还是安然无恙的,但是这份寂静被眼前的刀尖所打破了,明明一切都那么美好,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他只知道自己被最爱的弟弟所背叛,受伤,从前的一切灰飞烟灭
‘在下如您所言,已经变强,拥有了自卫的能力,变得强大’看了看眼前的人和被送出去的嘉龙皱...

在翻着衣柜的时候突然找到了上次万圣节的时候英/国桑的那副可怜样子的照片现在看来还是忍不住想要笑出声

「阿拉...这副样子...在下貌似有些出神了,请允许在下为您讲一下这件事情得经过...那天晚上.....」

「啊...泡澡真是好舒服.....青青水中悠悠我心...」泡仔水中舒服的跟波奇感慨,正想在说什么,缺突然被吵闹而又熟悉的声音打断

「咔嚓咔嚓.....喂,日/本,在家吗?我给你带来了个天大的喜讯!」说完一句木窗上的窗杆便少了一根,这是多么大的力气啊阿美莉卡桑!!?

「喂,日/本,来玩泥巴吧!日/本你在吗?我们一起挖南瓜吧!」窗子的栏杆一根一根被拔起眼看只剩下了四根

「啊...为什...

#月赋情长#
#文笔不好轻拍#
「天...明....?我..心中...的..最重要的...天明...不要...这副样子」

手指和身体被星魂的细丝束缚着随着人像的动作摆弄,心中抵抗的情绪渐渐被黑暗吞噬掉,但是仍想要反抗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为了..谁?

眼睛有些睁不开了身体渐渐向黑暗沉下去,就像落入了深海呆着窒息的感觉想要在黑暗里沉睡下去突然觉得有人呼唤自己,想要...握住那人递来的手...谁

「有谁...来了....在呼喊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

「月儿...!」

「天明...救...救我..想要....想要和你一同活下去...永远.....!」

握住了...虽然无...

#清明节#
#意思意思恢复记忆?#
      刚睡醒起身看了看床头还随手性的穿上了当初名为「姬如千泷」时所穿的蓝色连地流苏裙
    「既然穿了那么就这样吧…」这么想着便走到梳妆柜前将柔顺的头发挽起用蓝色发带系住,戴上纯蓝的耳坠和项链与之搭配随后依旧带起了面纱
     抬头望向窗外,本是晴朗的天却被乌云遮了个满,天色也跟着昏暗起来,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低头想想今天是清明节,起身走出门外没有在意墨家的人的话语,直直的走向墨家后山
 ...

#愚人节#
#想要个专属星魂bu#
#渣就这样吧#
     海风的吹拂和鸟儿的鸣叫让自己微微清醒了些,轻轻眨了眨眼睛便坐起身子来一直没变的长发随着肩头的弧度滑落在胸前,这头发科比当初来的时候长了许多。
    「早上了…」
     看了看窗外已经是午时一刻了,昨天一直在练习着阴阳术却忘记了时间,直到凌晨三刻才匆匆睡下,摇了摇头便拿着自己一直穿戴的蓝色流苏裙和蚕丝面纱穿戴好了,忽然想起今日是愚人节,虽然想不起来往年愚人节是如何度过的,但上次出去祭祀只是听着女孩子说那是打着骗人的幌子来告白的时日...

© 顾妄言。 | Powered by LOFTER